【军迷圈】F16V成军后首摔 一文详解台军为何频频坠机

2022-01-11 18:57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据台湾地区媒体刚刚消息,有台军方人士透露,台空军嘉义基地一架单座F-16V战机今天(11日)下午执行对地机炮攻击训练,15时31分在嘉义东石外海(嘉义北港溪出海口一带)光点消失,飞行员失踪,目前正在搜寻中。

另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消息,台空军嘉义基地一架由飞行官陈奕驾驶的F-16V(编号6650)的战机,今天下午在嘉义水溪靶场进行训练时发生坠毁意外,据了解,该架战机于14时55分起飞,事发时上尉飞行员并未跳伞,目前台空军正派人进行搜救,台“海巡署”及“空勤总队”也正进行搜救。

坠毁的6650号F-16V战机 

坠毁的6650号F-16V战机 

而据台湾联合报证实,这架6650号F-16V战机被僚机目击机体呈现大角度坠海,飞行员据传跳伞但失联。这也是台军列装F-16V战机的首次坠机。

近年来,台军军机频频出现坠机事故,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或因操作不当坠机

“执行对地机炮攻击训练”如果用空军行话来讲就叫“打地靶”。“打地靶”就是要飞机必须以超低空进入,尽可能在接近靶标的时候射击,射击完成以后要迅速拉起。在这个过程中,驾机的飞行员要对自身飞机的飞行姿态要心中有数,任何一个细小的差错都不能出现,比如说飞行姿态过低,飞机就会拉不起来,极其容易坠毁。如果飞行高度不够,比如距离靶标较远,就会影响射击成绩。

从坠机地点看,嘉义水溪靶场位于嘉义北港溪出海口一带,而这架F-16V本身就是嘉义空军基地的战机,距离可以说近在咫尺,说明战机起飞后,并不是因为做了很多战术动作、不是油耗尽了等其它原因而导致坠毁,而是在较短的时间里出现的问题。

具体到这架近乎于倒扣般大角度坠毁的F-16V,如果在海面上,很可能出现“海天一色”的错觉,飞行员如果自身没有一个很好的空间感,或者处于比较疲劳的状态时,都有可能会出现“空间迷向”,他认为他在往空中飞,实际上他是离海面越来越近,这种情况其实在飞行史上是比较常见的事故原因。

军迷目击此次坠毁的F-16V

军迷目击此次坠毁的F-16V

2020年3月,台军曾对近两年来的5起坠机事故进行分析,称台军飞机失事肇因包含人为因素、机械、环境等三大方面,其中以人为因素占65.9%最高。

训练不足还要赖大陆军机绕台

对于台军近年来频繁的坠机,岛内许多亲绿媒体妄称是因为大陆军机绕台导致台空军疲于在西南海空域应对,最终人机俱疲而坠毁。

但实际上,空军出身的台防务部门前任副负责人张哲平在2020年11月F-16战机在花莲外海夜航坠机时对此曾有解释,台空军应对解放军在台湾西南海空域的活动,动用的是位于嘉义以南、并非花莲基地的飞机。此外,花莲基地的夜航训练为每个月执行的例行性训练。

如果非要强调人的因素,那么训练不足也是一个可能的原因。以2018年6月台空军一架机号为6685的RF-16在基隆五分山区撞山失事的事件为例,当事飞行员吴彦霆2009年毕业,事发时总飞行时数1039小时,其中在F-16战机上的飞行时数为736小时。早在2013年5月,当时还是中尉的吴彦霆在嘉义455联队(现台军第四联队)换装F-16战机时,驾驶的F-16A(编号6622)在高雄小港机场外海西侧44海里处因发动机故障失去动力坠机,后跳伞获救,但2018年的一劫却没有躲过去。2009年毕业的吴彦霆,到2018年时已飞了差不多9年,年均飞行小时数大概是115小时,2013年出事时,他正改装F-16,因此他到2018年时飞F-16也大概有了5年时间,年均飞行小时大概是150小时左右,远低于周边各主要空军的飞行员。

再以2017年11月台军幻影2000战机(编号2040)在台北部海域执行训练时坠海一事为例,侥幸逃得一命的上尉飞行员何子雨事发时总飞行小时数是718小时,在幻影2000的飞行时数为491小时,而他2013年毕业,计算起来年均飞行小时也只有150小时左右。

装备老旧还“缺斤短两”

当然,我们不能像台军方一样把的众多的坠机事故都归罪于人为因素,实际上台军因装备老旧或军购时因各种因素导致的“缺斤短两”而坠机的大有人在。

以2020年10月台军一架F-5E战斗机发生坠海事故为例,出事的F-5E型战斗机是一款在台湾服役超过40年的老式战机,出事的台湾空军飞行员朱冠甍的母亲在镜头前控诉,“我儿子早就说,F-5这样飞迟早会出问题”、“零件你们不会换吗?你们会冒着危险去开吗”、“说再多也没有用,只希望不要再有下一个遗憾”、“可怜的是他的孩子跟他的老婆”……

没想到的是,朱冠甍的母亲一语成谶,不到半年,台军F-5E型战机再次出事,而且坠毁的还是两架。

而以前面提到过的2020年11月台军F-16战机在花莲外海夜航坠机一事为例,台军公布的事故原因是飞行员在云中飞行时出现了“空间迷向”造成战机失事。但是,前台空军副司令张延廷却认为,蒋正志的飞行时数超过2000小时(2861小时),可初步排除人为因素和“空间迷向”因素造成此次意外,依此判断机械因素的可能性很高。

蒋正志失联后,与他在同一作战队的36岁黄姓士官长自杀身亡,其工作主要负责地勤装备维修,支持战机、电源车及提供战机维修保养装备。消息显示,就在他自杀前的几个小时,他还准备拿钱请同寝室的学弟买东西,大概也就两个多小时以后,他就将自己反锁在寝室内,直到当天晚些时候被发现异状,经破门而入紧急送医,但仍不治身亡。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黄姓士官长虽没有直接维修失联战机,但平时与失联战机机长蒋正志私人交情甚好,又由于他自杀的时间非常敏感,因此台当局急忙澄清,说黄姓机工自杀与失联战机无直接关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说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而装备采购“缺斤短两”这种事儿在台军中更是屡见不鲜,以前面提到的F-16撞山事故为例。台军其实提出过要在战机升级套件中增加自动防撞地系统:美国在1998年就开始了解决这一问题,最终在该型战斗机上成功安装了地面自动防撞系统――Auto-GCAS。这种系统通过雷达、导航系统和GPS定位系统等设备对战斗机的现场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再以数据形式返回到监测系统,一旦有撞地趋势出现,自动驾驶系统便会启动,将战机拉出危险区。而事实上该设备2016年就出现在美方推出的F-16V升级套件中,但台当局为了压低采购费用,并没有采购该设备。

由此可见,人员状态、训练水平、装备问题是导致近年来台军频繁坠机的三个相互影响的主要原因。